上一篇
古蹟宅第
宗教名剎
下一篇

 

        蘆洲市在北台灣屬於較早開發之地區,因此,有許多家族大厝宅第散佈期間,且多有百年以上的歷史。近年來,因都市化腳步快速,許多宅第陸續拆除,僅剩部分古蹟宅第倖存。

 

李氏古厝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清咸豐七年(西元一八五七年),由李氏來台二世祖清水公開始創建。光緒年間,李家的社會、經濟地位,在蘆洲地區已頗具名望,在大家族的延續之下,人口日益增多,當時的房舍,已經無法容納眾多的子孫。有鑑於此,李清水的七個兒子便於西元一八九三年,合資重建李氏宅第,以供子孫們共同居住。

               新宅特別聘請大陸山西廖鵬飛先生專程來台主持設計重修工程,仿造大陸古厝建築,建材全由大陸航運來台,並在房宅的右側闢建了一條小運河,經南港子、洲子尾直通外港淡水河。當時古厝面積龐大,約為一千兩百多坪,屋前可眺望淡水河及觀音山麓,屋後依憑竹林,是一座形式完整的大農宅,稻田環繞四周,因此被譽為「田莊美」(原名為「田仔尾」)。如此壯觀的建築物,像是一座城堡,牆面堅硬的石頭色澤與屋頂沉穩的紅瓦色,刻畫出李家獨特的家風。無論在建築格局、型態、空間架構、風貌等,都秉持中原式的建築風格,因而有「中原厝」之稱,當地也因此而稱為「中原里」。

        李氏古厝採用三進兩落四護龍的形式(四護龍即左右個兩排廂房,又稱四馬拖車),房間特別多,共有九廳、五十六間房、一百二十個門,因此可見李氏家族在當時是何等興旺。馬背型的屋脊並未加以彩繪,保有古拙樸實的風味,與一般燕尾屋脊不盡相同,成為李氏古厝的特色之一。古厝門前建有一座魚池,每逢天氣晴朗,池中便會倒映出觀音山山頂,清晰可辨,名曰「蓮花池」,俗稱為「李厝一景」。正廳門上門額的「外翰」(意指李樹華這外取門生也可入翰林)和門神彩繪,據說是清光緒派令題繪的,極具古蹟保存價值與意義。   

        民國七十二年,政府實施「台閩地區文化資產保存政策」,為了保存先人遺留下來的文化資產,響應政府維護古蹟的誠心,一座價值十億的古厝,主動申請列入文化資產保存物,毅然決然地將這片土地捐予政府,創下台灣民宅首次列入文化古蹟先例。

        李氏古厝在李氏族人李嚴秀峰女士多方奔走之下,已在民政局編款修繕下,將規劃為農村民俗文化館,並列為國家三級古蹟。蘆洲李氏古厝不僅是文化資產的古蹟,同時也是民眾文化活動的空間,更改善了周遭居民的環境生活品質,提升了蘆洲的文化層面,促進蘆洲的進步與繁榮,這樣的改變,讓李氏家族的犧牲更具歷史的代價。

 

水湳秀才厝

        水湳秀才厝位於蘆洲水湳地區,乃清朝秀才李聲元,日治時代海山郡守李讚生之故居,距今約一百二十餘年,由李昌和所創建,在當時只是初具規模,尚未以「秀才厝」稱之。

        秀才厝之得名,時來自李昌和的第五個兒子李聲元曾在清朝時代中過秀才,當時台北一帶,屬於新開拓的地區,文化教育較為落後,秀才的出現實屬難得,光以期秀才之身份,便足以稱霸地方而與官府分庭抗禮。此時,水湳地區頓時聲名大噪,擁有「秀才」頭銜的李聲元,搖身一變晉身為地方仕紳,凡鄉里間所發生的大小事情,都會前來請教這位文人秀才,從此,便將秀才所居住的宅第稱之為「秀才厝」。

        日治時期,日本人為了貫徹同化政策,於是由鄉里間頗負盛名望者擔任郡守職位,掌理轄內行政事務,隸屬地方官制。當時由李聲元的兒子李讚生出任海山郡守一職,秀才、郡守同住於秀才厝中,更凸顯秀才厝的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   

        秀才厝採用傳統的建築模式,摻雜些西洋式的格局,如秀才府子的起居室,為二層洋樓,由紅磚搭建而成,樓上走廊以整排綠色釉瓶做成欄杆,拱圈、拱廊的設計,皆屬西洋風格,為獨樹一格的大宅第。然而,今日的秀才厝已不復往昔,曾經輝煌的歷史事蹟逐漸被遺忘,原本偌大的建築也已老舊不堪,雖然上有少數李氏子孫居住於此,但都集中在前半部,後半部二層樓的屋舍雜草叢生,荒蕪頗久,不禁讓人心生惋惜。

 

西洋樓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在日治時代,由高處一眼望去,整個蘆洲地區一片綠油油,只見一座高樓獨立於綠毯中,極為醒目,宛若蘆洲的地標,這一座高聳的磚造樓房,正式位於樓仔厝地區的西洋樓。

        西洋樓的建築分為兩部分,左側為公廳,是上一代祖先所見,典型的中國式傳統建築;右側為西洋樓,由李得吉所建,是一座三層樓的磚造樓房,可分為前、中、後三段,像是階梯般,由前置後逐一加高樓層。在大門上方及洋樓的假牆上,都標有「李得吉」之商號,磚瓦建材乃取自當時建造台灣總督府時,被淘汰的專用建材,上還有「TR」的標示。以此推斷,西洋樓也有七十餘年的歷史。

 

        一九二O年代,台灣近代建築史上正吹起巴洛克建築之風,台灣總督府即是巴洛克式的建築,蘆洲西洋樓在此時興建,同樣感染了這種建築風格,屋頂上鑲有「李得吉」字樣的假牆,便是最佳的見證。

        昔日的西洋樓,為蘆洲最高之樓,在日治時代,來曾租借給台灣土地銀行使用,今日的西洋樓,仍保持舊有面貌,屹立在繁華熱鬧的街市中。